烧鸭摊

晚上照常给她打电话闲聊,她已经躺在床上了并且很困倦。寝室熄灯后,她的室友都要睡觉,为了不影响她们,她从上铺跳下来,顶着困意来到走廊,一口一口地吐我一耳朵的瞌睡虫。瞌睡虫钻到我耳朵里我就酥麻了。